xxxxxyz

【肖根】很久以前

【肖根】很久以前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haw x Root
题材:Shaw魂穿到以前

处女作..雷,见谅。
一天晚上突然想到的梗,如有雷同..大概是我在哪里见过有印象但是给忘了..侵删
—————————————————




Sameen Shaw被异常的声音吵醒了。
半夜醒来异常饥饿的她一手将脑下的枕头扔在墙上,“啪”。
Shaw伸手摸向床底--她的枪放在那儿,脾气暴躁反社会的前特工准备给那个三更半夜偷偷摸摸在她家不知道干什么的小贼的膝盖来一枪,虽然她知道在电子“上帝”的帮助下,成功率几乎是零。
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该死的Root。Shaw咬牙切齿。除了那个女人还有谁知道她的枪放那儿了?不就是自己有一次在床上用枪几乎抚摸了她全身吗,用得着把床范围内的枪都偷走?
愤怒到快要爆炸的特工打开床头灯,眼前的场景却让见多了的她也愣住了。
白色的墙壁,堆满了医学书籍而不是各种武器的柜子,桦木地板而不是水泥地,电视机而不是Harold的宝贝电脑,而自己身下的不是那张窄小的行军床,柔软的白色被单..
这他妈不是她在读大学的时候在外面租的房子吗?谁他妈开个玩笑还把她从地铁站挪到这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房子来了?
“嗯...”熟悉而压抑的呻吟从厕所传来。不知道那个女人又在玩什么鬼把戏,Shaw翻着白眼🙄️走向厕所。
Shaw的半边身子刚踏进厕所时,就感觉到一个人向她扑来。那个人动作有些迟缓,Shaw甚至还能分神吐槽Root果然年纪大身子骨不中用了。她一手抓住袭击者的手腕,轻松一拧,一个电击器掉到了地上。
"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here?"Shaw扭着Root的手腕愤怒道。她忍住把Root吊起来抽一百遍突突突两百发子弹再翻来覆去折磨三天三夜的冲动,放松了力道,一把将Root拉到客厅。
但当Shaw在暖黄色灯光下看清Root时,感到比这古怪的房子更震惊。
这的的确确是Root,看似无害褐色的眼睛,无与伦比的小鼻尖,平坦的胸部..可怕的是,眼前这个受伤的女人--或者说女孩?--看上去比她熟识的那个至少年轻了十几岁。如果说Shaw之前认识的Root外表是个成熟性感同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鬼畜病娇的甜心,眼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Root简直就是...小...天使?
Shaw被自己的想法雷到了,有些尴尬得甩甩龙须把那些奇怪的想法赶出自己的脑袋。
凝神看清“Root”现在的状况后,Shaw皱起了眉头。Root穿着她的黑色小皮衣和白色打底衫——白色的底衣已经被血染得鲜红。她右肩和手臂都中了枪,血顺着指尖落在地上,头发凌乱得披散着。最糟糕的是她看起来几乎要昏迷了,明显是失血过多的现象。
Shaw几乎在看清她模样的一瞬间就跑去厨房找她的医疗箱,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应该会在那里。
等Shaw抱着医疗箱回到客厅时,Root勉强抬头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强撑起一个微笑:“你怎么不报警?”
看起来都快死了的人怎么还这么嘴贱。Shaw在心里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Shut up.”
她熟练得给Root处理着伤口,“你的血型是什么?”
Root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若有所思得看着Shaw。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Shaw皱眉得道:“不想死就快说。”
“半夜屋子里闯进来一个身手带弹孔的受伤的陌生人,你不感到害怕吗?”Root仍然没有回答问题,她的声音颤抖柔软,但藏不住其中的好奇与兴趣。
Shaw猛得抬头,一脸震惊地看着Root,她眼里的好奇与认真不像是在开一个无聊的玩笑——眼前年轻而且不认识她的Root,十多年前住的公寓...前靛蓝特工终于迟钝得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十多年前...十多年前!Shaw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天一个受伤的疯女人在她睡觉的时候闯进了她的公寓,她们俩经过好一番搏斗,年轻的Shaw才终于制服了那个疯女人..然后..
“嗯..”Root又一声压抑的呻吟唤醒了震惊中的Shaw。
眼前的情况不容许她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Shaw将女人横抱起放到床上,沉默地捡起掉落在厕所里的电击器,拿出用来当餐布的布蒙住下半脸。
她记得那一天。
她敲晕了住楼下血型O的房东,然后给那个受伤的女人输了血。倒不是因为有多好心,纯粹是因为她十分不喜欢那个老是抱怨又猥琐的房东。

把房东扔回他家里,顺便把东西弄乱营造出强盗来过的场景后,Shaw回到家里。钥匙刚拧开门,Shaw又感受到一阵风向她袭来,Shaw毫不犹豫得一拳砸在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脸上,将她砸倒在地。“安分点,现在的你还太嫩了。”Shaw不屑道。
她拿出扎带把不安分的Root绑在椅子上。
“你不是普通人。”
Root再次被制服后显得更加兴奋,湿润得大眼睛里透露出一种Shaw只在每次她说到TM的时候才见过的眼神,狂热好奇激情兴奋。
“你不怕我这个浑身是伤的入侵者,甚至敲晕你的房东给我输血。以你包扎我伤口的手段和柜子里的书看来你应该是个医学从业者,但是你的身手又那么好..FBI还是CIA?还是说你是军医?但是以你的身份,为什么要医治一个陌生的闯入者?”
Shaw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我是个医学学生。现在,不准再问我的事,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Shaw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有那么“凶”,毕竟眼前的Root并不知道自己不同常人之处,她甚至还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Root扬起笑,“如果我说不的话,你会怎么做?”
好吧..企图将她看作一个还没那么讨人厌的小姑娘简直是徒劳,Shaw再一次在心底翻了一个大白眼。
“Then we will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Shaw看着眼前年轻的Root,第一次对她笑。
Root看着眼前一直板着脸皱眉,却突然露出笑容的女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得就深吸了一口气。
“好吧。我是一个学习计算机的大学生..”。小骗人精。Shaw心底的白眼简直止都止不住了。“一次意外我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网站...一个暗网。和其他买卖毒品,人命的暗网不同,这个暗网里全是...一些恶心的东西。”她回忆起那个网站,皱起了眉头。“所以我就把那个网站给干掉了,顺便把站长的所有资料挂在了其他网站上。结果没想到那个站长认识一些技术还算过关的黑客,他们联合着在网上追击了我几个月才总算是找到我的地址..”Root的语气和眼神里都带着不屑。
Shaw最是了解这个女人,那暗网..估计不是Root“不小心”闯入的,而是那个站长根本就是她的目标,Shaw可没忘记改邪归正前的Root是个职业雇佣杀手。而那些在Root眼里估计只算是bad code的人能找到她,估计也是Root给他们放了水,准备找点乐子,没想到那些黑客居然也雇佣了一群职业杀手来追杀她,才弄得那么狼狈。
“你太不小心了。”Shaw平静得说道。
听到她这样说,Root露出惊喜意外的表情:“你在担心我?”
“Nope.”Shaw回答得干净利落,起身关灯,然后走向客厅窄小的沙发躺下。“睡觉吧,明天起来再带你去我朋友的私人诊所里好好处理一下你的伤口。”
Root也不客气得走到属于Shaw的床上躺着。“Good night,sweetie。”熟悉甜腻的声音让沙发的Shaw一震,但她没有回答什么。两人安静的睡了。

第二天Shaw起床的时候,已经不见Root的踪影了。她只留下了一个纸条。“We will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in future——Root”
Shaw 笑了一下。
“...maybe someday。”Shaw喃喃自语。

不久之后Shaw就按照原本她记忆里自己做的那样,搬出了这个公寓,而之后的十多年里,她也再没有见过Root。直到命运再次让她们相遇。

而在年轻Root终于解决那些追杀她的人的几个月后,当她回来找这个有趣的小面瘫时,却只看到一个空荡荡的公寓。小面瘫躲着她了。
“Well..interesting.”